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关于崇拜电鳗的邪教幕后推手是外星人这件事(更新)
7月21日
点火26 回复10
二次元
我在营地写小说
社区
玩家杂谈
每日一乐
本文为作者原创内容,未经作者本人和营地同意不得转载

用劁猪刀的侠客

六月蝉鸣向晚,边关的柳絮不飞。王二狗拿着劁猪的刀子对着老树比划,身边的半导体呲啦啦唱着歌儿。皇帝派遣的巡游车队带来了许多东西:两块靠近能吸引互斥的魔石,能摧毁大理石和铁板的致命药水,还有夜晚明亮不熄的恒久火花。皇都的大人们挨家挨户发放新鲜玩意,踏踏实实地执行新皇登基第一道手谕。车队里鱼龙混杂,落魄的前朝武士家族继承人死死攥着宝刀不放,还在怀念冲锋陷阵的辉煌过去;吟游诗人和太常寺学者为这个时代的好坏喋喋不休地争论,他们吟诵古老的诗句,翻遍经史子集也解释不了头顶夜晚发光的奥秘。最多的还是掌握新技术的官员,他们无论男女都穿着烫金的教袍,袖口领口有金丝纹成的闪电符号,致力于改造皇帝的每一寸领土。

王二狗很喜欢看他们变戏法。这些技术官员源源不断的取出黑色方板,指尖蘸着口水把铜丝拧在一起,小心翼翼地用胶带封好不留缝隙,最后立柱上挂起一只透明的梨子。王二狗永远也忘不了电亮村子的那个夜晚,全村人破天荒地在村长寿宴之外的场合齐聚一堂,守在广场紧盯着漆黑灯柱的上空。电流流淌的声音此起彼伏,千百年来长久的黑夜第一次点起了灯,花火映在痴顽懵懂的村民眼睛里。

说来惭愧,彼时王二狗的注意力全在前面小寡妇浑圆的屁股上,以至于错失了真正的风景。头顶光辉骤然亮起,王二狗吓了一跳,生怕被人发现了揪住扇嘴巴,赶忙离开人群。那时候王二狗有点不服气;他始终不承认这些有什么了不起,嘴里期期艾艾地嘟哝着要干出一番更伟大的事业,娶一个比小寡妇屁股还圆的婆娘。十七岁的中二少年王二狗心里有一团火,他想要去往更辽阔的世界。

王二狗努力的方向是练刀。调频109.6兆赫是长书频道,但王二狗俨然当历史去听。小说里记载:武学大能功成之后一跃十丈,翻千山踏万浪如履平地,剑气呼啸可斩万物因果。十七岁的王二狗还不懂因果是什么,他只想斩断这无聊的生活。于是他拿着家里劁猪的刀日夜习武,挥满一百万下就是他踏上旅途之时。他一边挥刀一边思考,从寡妇的屁股出发,为自己的旅途设计目标。

于是顺理成章地,王二狗想杀个人。这个人一定要是坏人,十恶不赦;还不能太好杀,否则怎么体现王大侠英明神武?他一边出神地想着一边挥刀,满脑子都是自己衣锦还乡的样子,兴奋地直发抖。他收麦子的时候也在想,掰棒子的时候也在想,任务越发清晰明了,具体到出刀的角度和婆娘的身形样貌。王二狗数的很清楚,大暑那天他终于冲破一百万次挥刀的牢笼,劁猪刀也终于不堪重负地断成两截。

当天晚上,王二狗背了个破包走出门。身后村落刚入夜色,霓虹灯暗淡无光,村民们从灯柱里扒下电线拴狗抓羊,没人在意夜晚有没有点点星光。王二狗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村子,他满脑子都是劁猪刀勾起武林盟主的脑袋,因此一路向东,直奔皇都。

按理说王二狗一无所有,太平年间也没人盯上他鼓鼓囊囊的那包干粮,但是他还是被土匪劫了。王二狗走出去没多远,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土匪站在路中央,手里横着一把比人还高的阔刀。抢劫,他脆生生地喊。

拦路的真不像个土匪。他长得很白净,个子不高瘦瘦弱弱,嘴里叼根草。或许是夜色太深,他没看清楚劫错了人,总之这无疑是一场失败的财产平均运动。土匪垂头丧气地抖了抖干粮包,冲王二狗说你走吧,等等,给我留个饼子。

你会武术吗?王二狗突然问。

那是当然。土匪眼睛一亮,怎么,你要拜师?

我想和你比比。王二狗记得很清楚,半导体评书里说过,大侠都要相互过招才能精进,因此他想试试身手.土匪愣了,仰头大笑,笑得如同打哈欠的猫。

你用什么兵刃?土匪冷笑。

我用这个吧。王二狗从兜里掏出劁猪刀,芭蕉扇一样的刀头,生铁刀柄小指宽窄。土匪没认出这是什么奇门兵刃,沉吟片刻,挥舞着长刀虚张声势,两刀交错,啪,土匪的阔刀飞了,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蹲。

我认输,大侠。土匪瞬间跪倒,其实我就是装腔作势赚点儿零钱花花,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饶了我?

王二狗收起劁猪刀,心想长书广播频道诚不欺我,自己这一身锦绣怕是无人能敌。你叫什么名字?

土匪愣了下说,我叫张无忌。张是弓长的张,无是没有的无,忌是忌讳的忌。你别看我被你一招秒了,我实际上也是会一点的,打几个普通的贼寇不在话下。

王二狗并没有不信,他觉得是自己太厉害了而已。张无忌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壮士你这么厉害,是要去参加皇都百日祭吗?

皇都百日祭有厉害的人吗?王二狗问,他记起了自己出门的初衷。张无忌说有啊当然有,当朝皇帝的国师你知道吧,据说是神仙下凡的那个,法号“戮仙真人”,是当朝皇帝的老师。据说有千年万年的道行会七十二路仙家法术,此次临凡乃是要匡扶国家问鼎中原,特在皇帝即位百日祭会上广邀天下豪杰,挑选十二个收为弟子委以重任。壮士你也要去参加百日祭吗?

在百日祭上进了前十名有多般好处。头一个,获得公务员待遇,直接进入国家大型机关部门工作,抓两个狼族内奸就能青云直上衣锦还乡。二一个,直接和皇帝称兄道弟,国师是道金灿灿的天字招牌,拉泡屎都是奉天承运,说句话讲究皇帝诏曰,宰相都得躲着这群生瓜蛋子走,唯恐一个不留神触怒了手眼通天的国师,提前在生死簿上勾几笔把自己带走。三一个,抛去功名利禄不讲,撂下横行权利不说,国师那是神仙啊,是货真价实、皇家认定的神仙啊,凡人闻神仙的屁都能延年益寿,何况是成为神仙的徒弟?张无忌有很大把握能劝说王二狗去参加百日祭,没准自己也能捎带手沾沾光。

王二狗没有搭话,他握紧了口袋里的劁猪刀。王二狗终于明确了自己的目标,他要担当大任披荆斩棘,他要成为天选之子,他要在皇帝即位百日祭上脱颖而出。他知晓了自己生存的意义,没错,他要——

 

砍了国师他丫的。

 

 

小皇帝与光

小皇帝最近睡不好,他总是后半夜三更天惊醒,身旁香玉暖床也不顶用。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有兄弟在世搅和了寡人的心境,找了个邪茬由头neng死了他大哥一家,可还是睡不好。不能闭眼,小皇帝眼睛一闭就能听到乌鲁鲁的号角,仿佛西北狼族的铁蹄狠狠地踏上了自己的脑壳耳膜。

皇宫后半夜很清净,但小皇帝还是能听到许多声音。马蹄清脆地落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空气钻过号角悠长的声音,刀和剑穿过甲胄刺破肌肤的声音,还有数不清的惨叫哀嚎。闹心,吵,小皇帝睡不着觉。

小皇帝干脆不睡了,他招呼值夜的太监掌灯铺开世界地图,想着自己失眠是不是因为西北狼还未灭,先人之耻尤未雪,说不定屠了狼族能换自己一个好睡眠。地图是前朝旅行家徐霞客手绘,后宫挑选一百多个精于刺绣的宫女拿着显微镜制作而成,形貌精准程度能以米为单位。地图上:西北狼族盘踞草原,据传他们的*穿过狼屁股直达狼肠子和胃,每个新生狼族士兵都要经过残酷的接头手术,改造士兵存活率不超过百分之三十。这样做的好处是每一个狼族士兵能做到心理上生理上的与狼共舞心意相通,说掉头狼绝不转弯,人狼和一天下无敌。南海有鲛人:他们颅腔有根中通的管子压力极高,进入战斗状态要先掀翻自己的头盖骨露出那根管子,嘴巴吸水脑子喷水,据说成年鲛人能一口气喷一整天高压水流,最后由于水流磨穿了颅骨把脑浆子也喷出来而死。南海渔夫们掌握了大量捕猎鲛人的技巧,准备好红色的铁皮人偶在船上晃悠,附近的鲛人齐刷刷对着人偶真·口蜜腹剑,只要晃动不停攻击绝不停止,如此持续十二个时辰,附近海域的鲛人都翻了肚皮。鲛人都傻,仗着一窝抛成百上千个籽儿绵延至今,不足为虑。东海就麻烦很多:鸟人盘踞在东北人迹罕至的雪山,据说守护着通往仙山蓬莱的大门,仙人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小皇帝心里琢磨,迟早得把自己老师neng死以绝后患。

不过现在还得靠着老师的力量怼死狼族。小皇帝拿起桌案上的一把玉做的菜刀,对着身边太监手里的西瓜咔嚓一刀,嘴里念念有词“生瓜蛋子一个顶俩”。这是他和自己神仙师傅约定好的召唤法,青烟袅袅,一团光从虚空中凝聚重组,师傅的声音在小皇帝心头响起。

陛下深夜召见,所为何事?

朕最近睡不好。小皇帝一脸的忧国忧民。朕寻思着西北狼族越发猖狂,上个月居然敢打翻朕的贺礼,明摆着挑起争端欲起战事。朕想了很久,得neng他。

光团沉吟半晌,nengneng。陛下打算怎么neng

下个月不是朕登基一百周天纪念日嘛。朕打算给国师找几个帮手,您收几个徒弟传授他们本领,让您的传人带队剿灭狼人。上有仙人弟子领兵讨伐,下有我大顺王朝兵士横扫八荒,坐拥天下指日可待,雄图霸业未来可期。

光幽幽的说,唯陛下马首是瞻,但愿陛下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儿便好。

国师放心。小皇帝笑容比皇都新晋偶像天团LJboys的笑容还要单纯灿烂,朕答应您的一定说到,做到。

 

 

电鳗教教主的甩锅日常

我不说你肯定不知道电鳗教这些事。电鳗教成立于大顺历1990116号,教主是地地道道的南海鲛人异种,电鳗巫一帆。电鳗巫一帆修炼了整整三千九百九十九年:头一千年吞吐日月精华修出懵懂灵智,第二个一千年走遍名山大川幻化人形,第三个一千年上九霄踩五海遍尝雷电精华,由于吞噬异种雷火过多导致嗓音自带电颤,曾有过高歌一曲心肺复苏的英雄事迹。巫一帆本打算第四个一千年功成名就羽化登仙,便撕了小皇帝老爸的皇榜成立电鳗教,一干就是二十一年。

未曾想今年出事儿了,房塌了。

本来电鳗教主的日子就不好过。需要操心的事儿太多。电鳗教:统筹京城选秀男团女团,大小事务一把总览,兼具平息各处臣子癖好的重担。当朝宰相李国甫喜欢小女孩,电鳗教出动鱿鱼代表团组织江南选秀,一举签下七八十个骨相极佳的婴儿未雨绸缪。国子监监长曹相丞独好人妻,电鳗教出动清道夫组十八条鱼屠了大小城镇十余个,新鲜的人妻火热出炉。

电鳗教事务还多的很。教主今天也很上火,皇帝居然亲临国师大人海选徒弟的会场,这是头一桩麻烦事儿。早在小皇帝即位之初,为了保持新帝的神秘性和话题热度,电鳗教统筹大顺水军三十八万制造话题热度,从“皇帝欧巴的颜”“皇帝欧巴的腰”“皇帝哥哥处理政务的样子你肯定没见过”“想握住哥哥盖玉玺的手”,一天一个绝不重样地造了足足一年。这一年造势时间里,皇帝的**被360°全方位晒给各路粉丝,脸上的滤镜专人设计,几乎是重新建模,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皇帝本人都认不出那个屏幕里的人是谁。绝不能把皇帝的龙颜真容暴露在众人面前,有必要设计一套欲拒还迎的口罩墨镜系统。

第二桩麻烦事出在凝波化形学院。本来也没多大事,鲛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不就是一个清道夫翻车鱼化成的精怪捅了个女学生吗?巫一帆起初没当回事,没成想群众里面有坏人,这事儿酝酿到小皇帝都知道了,还在朝上影影绰绰地唠叨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吓得巫一帆一身凉汗,他这才意识到这事儿处理不好要惊动自己的基本盘。电鳗教立足于这些海怪鲛人父老乡亲,小皇帝要是一声令下遣返回国就不妙了哉。

第二件事也好处理,巫一帆有经验。群情激愤是愚蠢盲目的,这一点他有三千九百九十九年的经验证明。先打太极,抛出各种烟雾弹,造势组从女学生的家庭身份背景聊天记录多方入手涂抹装扮。谁也别小看电鳗教的造势组,给他们一部电脑一部手机,这群资深的八爪喷墨鱼甚至能把墨汁留在历史这个小姑娘的脸上。造势八爪鱼组这次主要战略是压下事端低调处理,广撒烟雾混淆视听,谁敢露头就去联系当地管理局砸了标语关小黑屋。

总事情也正如巫一帆想的那样发展。总之请你记住,大众听到一个声音会愤怒,两种声音会迷茫,三四个声音就会互殴。记住这一点谁也能加入电鳗教,这是控制舆论的不二法门。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10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