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关于奥塔的不成熟思考(新手向)
7月22日
点火53 回复55
万智牌
本文为作者原创内容,未经作者本人和营地同意不得转载

                                                                                                       前言
关于要怎么开头,我想了很久,写了几个版本的,包括但不限于心路历程式、meta分析式、未来展望式...来来回回删除了很久,我决定还是用一个问题作为开头:
奥塔为什么是奥塔?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过于抽象,而且肉眼可见的有很多不一样的答案,但是我想非常简明扼要的给出一个我的想法,这套牌存在的原因只是因为一张牌: 虚空圣杯
随着摩登环境更迭,大部分套牌的咒语开始往低费化发展。以我最近经常在玩的死亡阴影为例,整套牌42个咒语,有28张为一费,高达66%。其他套牌虽然未必有那么极端,但是一费咒语占比达到50%也不是罕见情况。对于这些套牌而言,一个封一的圣杯是灾难性的,会极大程度的影响展开,甚至极端情况被直接锁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既然环境内有那么多套牌非常惧怕圣杯封一,那么用圣杯来干扰对面的展开,同时自己用一些更高费的咒语来避免被圣杯反击,从而慢慢积累优势获得胜利,这种思路是可行的吗?
遗憾的是,这种思路有几个很大的问题。首先缺乏一费咒语会导致卡组变的臃肿,想象一下对面一费下了个巧手窃猴勒格文而你一回合空过的情况。其次,圣杯作为神器,并没有那么难解。在圣杯被处理过后,你一堆臃肿的咒语是难以面对对手存了好几个回合的一费牌的。最大的问题,虽然环境内存在很多牌非常惧怕圣杯封一,但是圣杯只能封个寂寞的卡组也并不罕见(比如各种带灵魂洞窟的部族套)。
那么怎么处理这三个问题呢?首先我们需要有一些伪一费互动(指肢解,这里我就不专门展开说了),弥补一费空过的问题。同时通过法术力作弊,改善卡组过于臃肿的问题。然后我们需要一些干扰手段,来防止对面处理掉我们的圣杯,甚至拍更多的锁类效应来将对手彻底锁死,然后,我们需要有一套完全不依赖于圣杯的plan B,来防止面对那些不怕圣杯的牌时free lose。。。。等等
于是,奥塔出现了。
                                                                                                   法术力作弊
万幸,摩登存在一套历史悠久的法术力作弊机制:塔脉炉

通过凑齐三张特定的地来实现三跳七,看似简单,但是往往需要通过大量的地导师来实现更高概率的达成。常见的塔脉炉会用的地导师包括朴实无华的探险地图,需要调色的森林占卜以及辅助进行调色的五彩星五彩球,还有虽然不能稳定导特定地但是还能兼职找威胁的唤醒古物

遗憾的事情来了,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一费。
这和我们最开始的圣杯计划背道而驰,我们只是想用圣杯来干扰对面的展开,如果我们自己的展开也被干扰就有点舍本逐末了。为了坚持圣杯计划,只能忍痛放弃大部分地导师了。(常规来说,上文提到的所有牌,除了探险地图都被舍弃了)
放弃了大部分地导师无疑降低了三跳七的稳定性,怎么办呢?虽然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但是有人想出了一个有点微妙的计划:再带另外一套法术力作弊机制:奥札奇。
虽然失去了无敌的乌金之眼,但是奥札奇殿堂依然提供了摩登难得的法术力作弊。这个青春版古墓虽然限定只能释放奥扎奇咒语,但是依靠着赞迪卡提供的几只优质奥扎奇,仍然能在现在的摩登生物战中站得上风———这正是我们最需要的,追回因臃肿的卡组失去的节奏。
                                                                                                      卡恩工具箱
因为融入了两套不同的系统,奥塔的卡位非常紧张,而因地导师不足带来的低稳定性也限制了奥塔所能携带的大费威胁数量(传统绿塔带的大卡恩,乌金,亚龙卷,乃至乌拉莫,奥塔都不敢带。想象一下,你塔脉炉没齐而手上一堆高费的情景)。万幸,火花之战提供了一个量身打造的旅法:万创卡恩卡恩本身的被动提供了一个宝贵的单向锁,而减二的导师效应覆盖了奥塔的一切需要。如果你塔脉炉没齐,可以找一些低费的锁,如果你塔脉炉齐了,可以找一些大费的威胁甚至水槽。这张牌的存在给奥塔带上塔脉炉增加了极大的合理性———这也是这套牌至今仍然“合理”的原因。
这里稍微展开说一下卡恩的工具箱,这里只说一定不会变的部分。
首先是法术力充裕(塔脉炉已凑齐)时的选择
亚龙卷引擎 生物战王者,勇德亲爹(因为红黑绿色组缺乏放逐解,一定会触发亡语)。
裂地泰坦 对多色卡组的杀招,进场炸三个地往往能够快速终结比赛。
自行弩炮 多余费用的出口,补刀/解场手段
然后是对应特定情况的牌
执政官旗舰云威号  比较泛用的解卡。
陷阱桥 救命牌
穿髓金针巫视望远镜  低费锁,用于特定hate
挖坟人囚笼,祖神兽遗宝,托玛墓穴 坟场hate

然后是亲爹液金包覆 
这卡横置可以把对手的地变成神器,然后卡恩+1就可以把那个地变成0/0的神器生物,然后因为状态检查死去。
这卡使得卡恩获得了一个“+1,消灭目标地”的异能,而这个异能足够终结比赛。
                                                                                               奥扎奇部分
奥塔是一套糅合了三套系统的卡组(圣杯,塔脉炉,奥扎奇),虽然卡恩本身帮这套牌节约了很多卡位,但是依然紧缺。因此,奥扎奇咒语本身必须精益求精,实际上大规模使用的也就如下三张。塑质恶体
低费奥扎奇中的佼佼者,同时因亡语可以将地放进战场可以试做半个跳费。但是因为奥塔的卡位实在太紧了。。最近已经有构筑开始不带满这个虽然好但是并不是不可或缺的卡了(转而带上更多的低费去除)。
结念预知体
强力的手牌干扰,和圣杯计划相辅相成。在圣杯锁死对手的一费咒语后,大眼(结念预知体,下同)指再看走对手手上仅有的非一费咒语往往能奠定胜局。而手牌破坏配上饱满的身材,也是这套卡组能够和对面拼场面的底气。

同时,如果你第一和第二回合下的地都是奥札奇殿堂,那大眼二回合就能进场,带来哪怕在2021年依然无与伦比的压制力。
碎实恶体
朴实无华55敏捷践踏,大副提高卡组的clock速度。正如前文所言,圣杯虽然有极强的干扰能力,但是本身只是神器,并没有那么难以处理。在对手忙于处理圣杯时,用跑步机(指碎实恶体,后同)在场面上压缩对面的回合数,是这套牌最需要的东西。
尽归尘土
前文提到过,圣杯对于很多卡组(比如带灵魂洞窟的部族套)实际上是没有作用的。我们需要一些牌来对这些牌有所优势,而这张牌就是尽归尘土。生物战时的单向扫的强度无需多言,能同时扫掉永久物和“牺牲”可以破不灭的特性也让这张牌变的更好。
至此,这套牌通过法术力作弊来弥补缺乏一费咒语落后的节奏,通过大眼来干扰对手对圣杯的应对,用跑步机来提高clock,小卡恩来提供额外的锁的纬度,并且用尽归尘土来弥补劣势对局。前文所言的缺陷被尽数补上,这套牌终于到了可以被称作一套牌的程度

                                                                                                       对局分析

牌组好了,然后呢?这套牌在哪些情况下表现优异,而哪些情况下有所不足?

我在这里会讨论的很笼统,因为我自己最近也没玩奥塔(X),但是一些比较形而上的思考总是能做的。

回归初心,为什么有奥塔这套牌?因为我们想要用强力的圣杯,所以第一个表现优异的情况就出现了:面对那些套牌里有大量一费咒语,并且难以去除圣杯的卡组,我们都是优势对局。

比较经典的好对局:灵技

对手拥有25张一费咒语,并且主牌缺乏神器解(备牌也不多)。对手的游戏计划主要是依靠低费的灵技人配合大量免费或者低费咒语,爆发出很高的场攻快速击毙对手,常见的爆发往往需要在第三个回合左右,而这时,哪怕是后手的圣杯也已经结算了。

在公开牌表的比赛里,我们只需要接一个起手有两地+一个圣杯的起手,在第二回合圣杯封一,往往能轻松拿下游戏胜利。而备牌局则需要注意对手的砸神器,往往需要先结算大眼过后再圣杯,或者在一回合中同时结算封一的圣杯+封二的圣杯。

延申思考,既然因为圣杯的存在,对灵技大优,那对于一些依赖特定张的卡组是不是一样的优势呢?确实如此,比较经典的就是倾曳。

摩登目前的倾曳主要依靠三费倾曳倾曳出卡组中唯一小于三费的咒语,要么是坏灭足迹,要么是走骨行尸。对于奥塔而言,在对手准备倾曳的前一个回合结算X=0的圣杯,可以极大的干扰对手的节奏,被奥札奇快速淹没。

对于圣杯锁不住的对手(咒语费用分布比较均衡,或者有灵魂洞窟这种防康的手段),奥塔还存在优势对局吗?其实还是存在的。

第一种对局是没有那么快的生物套,奥札奇生物普遍身材饱满,并且有塑质恶体这种生物战怎么都不亏的生物,很容易在地面上跟对手看住,并且在中盘结算尽归尘土,单向扫场后快速获得游戏胜利。这个比较经典的例子是白神炮,因为目前奥塔普遍主牌带一的不休饥渴钨拉莫,导致白神炮失去了直接喂养钉兽+日冠赫利欧德直接获胜的游戏计划,只能转而采取较为低效的生物战计划。由于神炮本身缺乏穿透且生物质量并未超过奥扎奇太多(比较保守的说法),因此这个对局往往会演变成双方互相展开最后神炮吃一发尽归尘土游戏结束的局面。

但是奥扎奇缺乏对空导致比较惧怕飞螳骑兵,或者各种精怪,对于人鱼这种具有穿透的部族套也难以进行竞速。这种情况基本需要卡恩找陷阱桥救命,或者快速结算尽归尘土。考虑到目前的摩登部族套普遍具有穿透异能,并且对扫场有一定抗性(比如人鱼会有否认之力,人类会有扰咒法师),奥塔实质上是处于劣势的。

 

奥塔对于组合技的抗性如何呢?这个取决于这个组合技能不能被奥塔的各种锁锁住。比较典型的,倒胃口的终端基本是一费(黯窖珍品天使恩典)(顺便一提,倒胃口的普遍赢法是结算天使恩典/非瑞克西亚体质后用黯窖珍品翻空牌库,结算先知获胜),所以很难抗衡奥塔。而all spell虽然不吃圣杯,但是终端的鬼怪喷火炮因为能被万创卡恩锁住,所以实际上也是奥塔的优势对局。除此之外,奥塔的常见锁还包括但不限于挖坟人囚笼迟钝法球三定法球等。根据meta环境灵活调整奥塔的备牌,是用奥塔卷的必经之路。

 

奥塔对于控制卡组的抗性如何呢?总的来说,是优势。目前大部分控制的玩法如守瑞老师所说,“用强力的单解与高效的反击咒语来捕食环境中的生物套牌”“拥有频繁的与对手互动的手段,不停的见招拆招,找准关键时机打出逆转局势的一张牌”。这些计划面对奥扎奇大军的时候表现的如此脆弱无力,大量的康天然被灵魂洞窟所克制,而奥塔的三个奥扎奇生物吃解基本都是赚的。控制要赢只能指望奥塔掏的都是卡恩或者各种短去除(这实际上是可能的,只是可能性远低于控制捏一堆康被奥札奇冲死)

 

那么奥塔的差对局有哪些呢?比较经典的,大锤/侵染这种能二回合甚至三回合冲死的极限快攻(虽然大锤并不是极限快攻,但是他可以有这么一种游戏计划)。在这种对局里,奥塔缺乏一费互动的缺点被暴露的淋漓尽致,对于这样一回合基本只能做一件事情的卡组,面对三个回合结束战斗是卡组总是表现的力不从心的。

 

以及一个之前的延申————对于那种无法通过锁类效应来干扰的组合技/value牌。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变境/护身符,无色的hate类单卡缺乏对地的仇恨,导致难以抗衡。而后者的例子则是之前的僵尸地:同样是由于无色缺乏对地的仇恨。

文末放一个我目前的表,这文章总体写的比较新手向。。如果收获反响不错的话,我再稍微写一点摩登新篇二过后我抄各种牌的一些体验。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55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