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传】如何掉一半血:漫谈末日构筑与操作(下篇)
8月23日
点火36 回复15
万智牌
本文为作者原创内容,未经作者本人和营地同意不得转载

 

上篇:

【薪传】如何掉一半血:漫谈末日构筑与操作(上篇)
Magi zero 2021-08-21

在上篇中,我们介绍了薪传赛制【末日】套牌目前的主流构筑方案,对主牌和备牌的单卡取舍进行了简单的讨论。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进入本文最主要的干货:如何掉一半血。

(3)如何结算《末日

结算《末日》要求我们从牌库和放逐区搜寻五张牌,按喜欢的顺序排列好之后作为我们最后的牌库,然后把原来牌库和坟场中其他的牌全部放逐。正如它的牌名一样,我们将只用这最后的五张牌库(和剩余在手上和场面上的牌)与对手决胜。摆错了就会死,摆对了就可以赢下更多的对局;而基于《塔萨的先知》致胜的【末日】pile又具备极其高的自由度,因此在我们取胜必经之路上的“掉一半血”这个过程显得非常复杂而有趣。

在介绍具体的pile摆法之前,笔者想先根据自身学习这套牌过程中的经验提出一些普适性的建议。

首先是我们摆pile的最基本原则:我们基本总是以“获胜”为目标,并且同时尽可能地“不死”。以“获胜”为目标意味着我们的pile应该总是(迟早)能赢的。毕竟总不可能我们《末日》结算之后对手只要挂机五回合,我们就会抓空牌库输掉吧?而如果想要尽可能地“不死”,就需要在以赢为目标摆pile的同时,考虑自己所有可能的死法,对每一种死法思考:(1)我们大概有多大的概率会这样死掉?(2)我们是否有方法避免这样死掉?(3)我们避免这样死掉的pile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什么?本质上,我们摆pile的过程就是以赢为目标的同时,尽量把大多数可能的死法都想清楚,然后综合这些死法各自“出现的概率”“规避的方案”“规避方案的负作用大小”,选择一套最合理的pile方案。

 

 

笔者个人认为,一次末日结算的过程不应该超过2分钟。这确实并不容易——笔者刚开始在MO上玩末日的时候,经常要思考多于五分钟,才能战战兢兢地做出最终的决定。怎样尽可能快地结算末日呢?根据笔者自己的经验,有下面几种方法可以逐渐学习、提升:

一是多进行脑内思考和对墙练习,也就是多“云牌”和“打墙”。摆pile涉及的思考可以非常复杂,如果每个场面都要实战见到才从头开始想的话,就很难在合理的时间段之内给出足够好的解答。对墙练习的时候,我们起初可以只考虑如何获胜,在熟练之后可以逐步给“墙”加上与我们互动的手段:如果我这么摆之后,墙用《荒原》炸我的《地下海》怎么办?如果墙出了《迟钝法球》《扰咒法师》《反璞归真》?如果墙用《手术摘除》打乱我的pile顺序?如果墙手里有两张《坚忍》?……多“云牌”、“打墙”,可以很快地提升我们的熟练度,从而才能在实战里面面对新的场景自信地发挥。

二是在结算之前就开始思考如何结算末日。在实战中,笔者经常会在施放末日的前一个回合就开始初步地根据当前的局面大致思考下回合准备结算的末日要怎么摆pile。这样一来,到结算末日的时候一般已经想了很多内容了,稍作调整之后就可以用很快的速度摆好pile。

三是多多练习。这听上去是一句适用于万智牌所有套牌的废话,但笔者这里想要强调的是,如果只看视频或其他玩家操作【末日】,就像是做数学题的时候只看到答案的数值而不理会过程一样,得到的提升是比较有限的。只有自己亲自坐在牌桌或电脑前,亲自面对几十张的牌库试图找出胜率最高的五张组合排序的时候,才可以真正地掌握这一技术。我们也许会在视频里看到末日大师在某个局面下选择摆一个《思绪奔逸》的pile。他为什么不用脑激pile?为什么不简单地摆几个循环和先知?为什么他觉得pile里不需要《逼从》?为什么先知放到了第三张而不是牌库底?这些思考都是只看别人操作看不到的,需要自己亲自操作思考,在实战中多多体会,并且赛后多进行反思优化,才能得到真正的提升。

下面笔者试着以具体的pile为例向读者传达摆pile的思考过程。

(3.1)直接出先知的pile

末日的pile摆法总是与我们施放《末日》时牌库外剩余的资源量有关。如果我们手上和场面上有很充足的资源和组件,pile里面就可以摆一些额外的互动,不然就至少要在pile里面填上《塔萨的先知》、《灵魂洞窟》这种致胜组件。如果资源更加吃紧,pile里面就不仅要有致胜组件,还要有施放组件所需的法术力资源。

我们从最简单的情况开始讲起。想象这样一种最朴素的情况:未知对局的主牌局先手,由于前四个起手都既没有地也没有费,我们只好坏着沉痛的心情在对手怜悯的眼神中调度到3。所幸万智之神还没有完全抛弃我们,伦敦调度之后我们剩余的三张手牌是《莲花瓣》、《黑暗祭礼》、《末日》。我们于是得以一回合施放末日,对手叹了一口气之后表示结算。此时我们的场面和手牌都空空如也。

我们会考虑这样的pile:“《沸腾山湖》-《潮没水滨》-《塔萨的先知》-《地下海》-《火山岛》”。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可以在接下来的两个回合分别下出两块找地地,然后自然地抓起牌库中的先知,找地将它施放取胜。如果构筑带有基本地的话,pile里的基本地在类似的场景下可以提升我们对《魂魅城区》《杀手留念》之类与地互动的单卡的抗性。

如果我们有《灵魂洞窟》,也可以为了“防杀”将pile稍作调整:“《沸腾山湖》-《街道鬼魂》-《灵魂洞窟》-《塔萨的先知》-《地下海》”。下个回合我们下找地地过,抓起鬼魂之后在对手回合末循环抓起《灵魂洞窟》,再配合下回合抓起的先知和找出的地“防康”“防杀”获胜。当然了,如果感觉血量可能有问题,把《街道鬼魂》改成《暮秋》,在自己的主回合产费后掰地循环也是可以的。这就是《街道鬼魂》和《暮秋》在pile中的取舍:想在对手回合循环的话,《暮秋》会影响我们主回合地的数量。在对手操控《揭帷娜尔施》、《崔斯特密使列沃德》的时候,我们在对手的回合循环可以更快地把牌库抓空;而《街道鬼魂》会损失更多的血量。此后不再赘述这两种循环单卡之间的区别。

这种在pile里摆找地地的方案看上去很不错,但是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读者朋友们可以很快地发现,由于我们只依靠自然抓牌(循环单卡等同于自然抓牌,只不过略微提升了“抓空”的速度,不改变相同回合数内可用手牌的数量)来获取末日后的资源,为了出两费的先知,我们要抓起两张地(无论是找地还是洞窟)和一张先知,需要在末日结算之后经过足足三个自己的抓牌步骤才能获胜。如果在这期间我们不慎被《鬼怪跟班》之类的东西踢死了,岂不是先知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浪费了万智之神对我们最后的眷顾?

于是我们很容易想到,如果用一张牌产出两个地的费用,我们就可以省去一个抓牌步骤,从而早一回合取胜。所以我们摆:“《街道鬼魂》-《狮眼钻》-《塔萨的先知》-废牌-废牌”。牌库底的两张暂且不作考虑。摆这样的pile,我们用两回合抓起《街道鬼魂》和《狮眼钻》,然后拍出《狮眼钻》,启动鬼魂的循环异能,并且(按住Ctrl)响应这个循环异能牺牲《狮眼钻》产三点蓝色法术力。循环异能结算之后我们抓起先知并且用LED产出的费用施放,此时牌库剩余数量为2,足够我们取胜——比摆找地地的pile提前一个回合。

如果想要防杀,可以用循环或滤牌咒语把pile填满,保证出先知时牌库为0,例如“《街道鬼魂》-《狮眼钻》-《街道鬼魂》-《街道鬼魂》-《塔萨的先知》”。pile的前两张为什么要先放《街道鬼魂》后放《狮眼钻》?这样我们有不拍出《狮眼钻》而规避对手《逼从》的微弱可能性。当然了,先抓起《狮眼钻》后抓鬼魂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在末日结算的下个回合就把LED拍到场上,防止对手姗姗来迟的封0《虚空圣杯》、《瑟班守护者莎利亚》等可能相关的单卡。我们看到,即使是这种“用LED+循环出先知”的最朴素的pile,它前两张顺序的取舍在某些对局也是有可能产生影响的。

如果不想给太多的鬼魂支付循环费用掉血的话,由于狮眼钻产出的3费还余出1费,我们也可以在狮眼钻的下面把一个鬼魂替换为《沉思》或《注定》起到相同的效果。不过很自然地,多施放一个咒语(而非启动循环异能)就也许会让我们吃到对手的《歼智陷阱》(当然了,也可以先拍《狮眼钻》规避);又或者对手突然弄出了喊1的《圣所教长》。试着列举出这些“可能的死法”,然后评估它们出现的可能性大小,所得到的结果就是当前pile方案的评估结果,之后我们就可以选择出心目中最合理的pile,然后把放逐区自信地摞在一边。

话说回来,虽然我们先介绍了“用找地地三回合赢”之后才介绍了“用狮眼钻两回合赢”,但这显然不意味着后者就可以完爆前者。对手有没有可能突然加速拍出《紫水晶刺》《瑟班守护者莎利雅》等单卡阻止我们0费施放《狮眼钻》?对手有没有可能既有《突发衰败》解掉我们拍在场上的《狮眼钻》,还可以用《攫取思绪》弃掉我们手上存着的牌,使得我们基于《狮眼钻》的计划方一开始就注定破灭?在比较好几种pile优劣的时候,我们要尽可能地把“可能的死法”考虑周全,然后决定我们最终的答案。每一种pile都会有它的弊端,有的时候我们必须冷静地“两害相较取其轻”,坦然地面对思虑范围内的一切未来。

讲到这里,相信读者可以看到,即使是最简单的情况,摆pile的过程也涉及一些颇具深度的思考,而且pile在细枝末节上的区别也比较容易影响游戏的结果。并且这些思考都只局限在【末日】这一套牌里面,没有提前想过的话,在类似的场面上从头开始想很难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结论。而且这还只是最朴素的不涉及额外资源的情况,如果加上场面和手牌的资源,我们的pile自由度就会大幅度提高。毕竟不需要在pile里面摆施放先知所需的法术力的话,我们就可以腾出空间摆更多的互动或额外的资源,所涉及的思考也自然会愈发复杂。

在资源量稍微多一些的时候,会自然地引入一种“变招”的思考方式。由于我们启动末日的期望回合数比较小,所以在结算末日时可能对对手没有足够多的了解——比如上面调度到三的例子里面,“用找地地三回合赢”也许更适合对抗控制和中速套牌,而“用狮眼钻两回合赢”面对快攻和组合技的竞速会更有优势。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们有时会做一些可以变招的pile。

可以想象一个比之前好一些的情况作为“变招”pile的例子:我们结算《末日》时没有手牌,但是场上有两个横置的《地下海》。我们可以摆出“《街道鬼魂》-《街道鬼魂》-《塔萨的先知》-《街道鬼魂》-《灵魂洞窟》”的pile。所谓的“变招”,就是这种pile允许我们观察对手的情况并决定启动的回合。在结算末日的下个回合,我们如果感觉对手没什么互动,就可以循环出先知试图取胜。如果感觉对手可能有反击或者去除,则可以再等一回合,出“防康”“防杀”的先知。这种“试着给自己留变招余地”的思考方式,在足够熟练之后是一个常态,例如手上多一个《逼从》(或者决定在pile里面填入《逼从》)的情况,也许想施放逼从就要延后先知结算的回合数。这种时候不仅《末日》结算后操作的时候要根据场面的变化适时调整策略,在摆pile的过程中也要适当地思考之后变招的可能性。

(3.2)基于《思绪奔逸》的pile

接下来我们讨论以《思绪奔逸》为主体的pile。《思绪奔逸》由于无可替代的抓三效应,抓起来施放就可以补充大量的手牌,非常适合作末日后牌库顶的单卡,因此经常出现在我们的pile里面,值得单开一个小节简介。想象结算末日时我们没有手牌,但是场上有两个横置的《地下海》的情况。

我们可以摆出“《思绪奔逸》-《莲花瓣》-《莲花瓣》-《塔萨的先知》-废牌”的pile,下回合重置两个地,施放《思绪奔逸》抓3,用两个花瓣出先知取胜。和之前说过的一样,如果想要“防杀”的话,我们可以把牌库底的废牌换成pile中间的循环:“《思绪奔逸》-《莲花瓣》-《莲花瓣》-《暮秋》-《塔萨的先知》”。如果有《灵魂洞窟》的话,自然也可以替换其中一个花瓣,做到“防康”“防杀”取胜。

“《思绪奔逸》-《莲花瓣》-《莲花瓣》-《暮秋》-《塔萨的先知》”是一个非常常见的pile,也值得进一步的讨论。这个pile中先知的位置有一点点说法:如果我们担心《思绪奔逸》会被反击,并且我们由于血量压力之类的原因必须尽快取胜的话,就应该适当调整顺序:“《思绪奔逸》-《暮秋》-《塔萨的先知》-《莲花瓣》-《莲花瓣》”。如果《思绪奔逸》被反击的话,我们就再等一回合,抓起《暮秋》并循环出先知,尝试牌库为2取胜。当然了,先知置底也是有好处的,比如我们可能会面临对手的《裂梦师安梭苛》或者过分心急的《伊普努溪流》。

基于《思绪奔逸》的pile除了思绪奔逸被反击的情况之外,经常考虑的是能不能顺利地施放它的问题。例如只有两个《地下海》的时候,我们也许需要担心遭到对手《荒原》《力夏达港》甚至《返璞归真》之类的法术力干扰而不能准时施放《思绪奔逸》。这种时候我们也许会更多地考虑将《莲花瓣》紧挨着《思绪奔逸》放在下面,作为后备的法术力源。

如果我们场面上的资源更多一些,也可以用《思绪奔逸》赚取额外的价值。想象结算末日时我们没有手牌,但是场上有四张《地下海》的情况。如果不担心法术力遭到破坏,我们就可以摆出类似“《思绪奔逸》-《暮秋》-《塔萨的先知》-《目眩》-《逸散条约》”的pile,用《思绪奔逸》补充末日后与对手互动的手段。当然了,如果手牌还残余一些额外的资源(例如可以喂替费康的蓝牌),我们也可以把互动换成也许更强的《意志之力》;如果法术力足够富余,我们还可以把反击咒语换成弃牌。

思绪奔逸》同样存在之前提过的“变招”的思考。在面对【DNT】对手的时候,我们也许会考虑摆这样的pile:“《思绪奔逸》-《地下海》-《塔萨的先知》-《莲花瓣》-《地下海》”。显然由于多放了一张抓不起来的《地下海》,我们在下个回合大概率不能“防杀”获胜;但是我们可以观察DNT对手的动向决定。一般来说由于法术力的限制,对手的互动总是有限的:也许我们发现对手如果想留出《化剑为犁》的费用就不能用《力夏达港》锁我们的地,或者如果对面想摇《卡尔札之完化体》踢我们的话就会tapout,没有余力交杀。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对手的选择决定是下个回合不防杀启动,还是多等一个回合下地(可能抵消了对手的法术力干扰),再尝试“防杀”取胜。备牌局涉及到《杀戮》的时候,我们也经常会摆出可以“变招”的pile。因此想要把《末日》这张牌的强度完全发挥出来,就需要不仅十分熟悉自己的套牌构成和获胜路径,也对环境中各种对手可能与你相关的互动都了如指掌。这样在结算《末日》时,才能综合考虑自己和对手双方的可能性摆出胜率最高的pile。

之前提到的都是我们把《思绪奔逸》作为pile顶第一张的情况。如果结算《末日》的时候,《思绪奔逸》已经在手上呢?其实对我们来说,结算末日时一张“本该出现在pile里的”牌出现在手上大体上只导致两个结果:(1)由于它不再需要摆进pile里面,我们就省下了一个宝贵的pile位置。在资源允许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可以把更多的末日后互动手段塞进pile;(2)如果结算《末日》时我们的资源非常足够,就有机会利用手上的组件“当回合赢”。

说到“当回合赢”,我们发现之前介绍过的pile全都需要在结算《末日》之后的一个回合,利用抓牌步骤的抓牌将pile顶的组件抓到手上之后才能获胜。那么很自然地,如果组件已经在手上并且费用也足够,当然就可以省略一个抓牌步骤,直接在结算《末日》的同一个回合中“当回合赢”: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手牌只有一张《思绪奔逸》,而场面上还有两张未横置的《地下海》的情况。我们可以摆出“《塔萨的先知》-《莲花瓣》-《莲花瓣》-废牌-废牌”的pile,末日结算后直接施放手里的《思绪奔逸》出先知取胜。虽然实战中“当回合赢”的情况并不算多见,但是在【末日】这套牌里面具备特殊的意义——毕竟结算《末日》之后掉了一半血的我们能不能活到自己的下一个抓牌步骤总归是个严峻的问题。

读者们很快就可以意识到,一种可以很自然地做到“当回合赢”的情况是结算《末日》时手上有多余的抓牌效应。不仅仅是《思绪奔逸》,无论是《街道鬼魂》或者《暮秋》的循环异能,还是《沉思》《注定》甚至《脑力激荡》的抓牌效果,都可以让我们在结算末日的当回合就把pile中的牌拿在手上——而如果资源充裕,我们自然有机会立刻取胜。和之前类似地,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手牌只有一张《街道鬼魂》,而场面上还有两张未横置的《地下海》的情况。既然费用足够,我们可以摆出“《街道鬼魂》-《街道鬼魂》-《塔萨的先知》-废牌-废牌”的pile把先知循环上来取胜。

因此,是否存住手上的抓牌效应(尤其是看起来应该无脑循环掉的《街道鬼魂》)用来“当回合赢”,也是我们实战中时常要考量的决策——尤其是在我们的生存压力比较大的对局中。笔者写这篇文章时候流行的“4《街道鬼魂》+2《暮秋》”的构筑,也是希望用更多的循环效应提升我们“当回合赢”的概率,从而在对抗差对局【掘密师】时不要总是掉一半血之后被对面无情踢死。而反过来说,在不需要急着“当回合赢”的对局中,质量较差的《暮秋》甚至《街道鬼魂》也经常在备牌局换下。

(3.3)脑力激荡的pile

脑力激荡》不仅算是薪传赛制极具象征意义的单卡,在【末日】中也是一张非常特别的牌。它允许我们用更少的资源(1点蓝色法术力)像《思绪奔逸》一样在同一个回合中抓起复数张pile中的牌。因此当我们结算末日时如果手上有剩余的《脑力激荡》,就有机会仅消耗很少的资源做到“当回合赢”。

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手牌有一张《脑力激荡》和一张废牌,场上有一张未横置的《地下海》的情况。我们摆出“《思绪奔逸》-《狮眼钻》-《暮秋》-《塔萨的先知》-《莲花瓣》”的pile。末日结算之后,我们施放脑力激荡,抓起pile顶的三张牌,然后把《狮眼钻》和《暮秋》留在手上,把手上的那张废牌和《思绪奔逸》分别放回牌库顶。这时我们的牌库是4张,分别是“《思绪奔逸》-废牌-《塔萨的先知》-《莲花瓣》”,手牌是《狮眼钻》和《暮秋》两张。我们出《狮眼钻》,启动《暮秋》循环异能并响应牺牲《狮眼钻》产三点蓝。循环异能结算使得我们抓起牌库顶的《思绪奔逸》,用产出的三费将其施放抓三,正好把剩余的3张牌库抓到手牌里面:废牌,《塔萨的先知》,《莲花瓣》。法术力池中剩余的一点蓝色和花瓣正好供我们施放先知取胜,牌库也恰好为零张,可以“防杀”。当然了,如果这回合可以下地,最后的《莲花瓣》也可以换成《灵魂洞窟》“防康”。

这个pile在实战中出现的概率非常高,也是我们实现“当回合赢”的常用手段,它只要求我们手上有《脑力激荡》和一张废牌,并且场面上有一点费施放这个脑激即可,所需的资源量可以说是非常少了。和之前一样,这个pile里面的具体顺序也有微调的空间,只要保证前三张(脑激将会抓起的三张)的组合不变就好,这里不再赘述各种不同顺序的利弊。

这个pile还有很多变体。比如我们可能在结算末日之前被迫把《思绪奔逸》喂给了替费康放逐,那么在相同的情境下就可以把pile改为“《沉思》-《狮眼钻》-《暮秋》-《塔萨的先知》-废牌”。操作和之前讲的一样,只是循环响应掰狮眼之后抓起来的不是《思绪奔逸》而是《沉思》。我们用一费施放《沉思》,此时牌库是“手上的废牌-《塔萨的先知》-pile的废牌”。用《沉思》把先知放到两张废牌的顶上并且抓起来,法术力池中剩余的两点蓝色正好可以施放,只不过此时的牌库为2,不能“防杀”——除非我们手上的“废牌”恰好为一张循环。那样的话,我们在pile的末端再放一个循环,用《沉思》调整最后3张牌库的时候就可以把牌库变成“手上的循环-pile的循环-《塔萨的先知》”的状态,从而“防杀”取胜。

还有一种值得一提的情况是《脑力激荡》并没有直接掏到手上的情况。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手上有一张《街道鬼魂》和一张废牌,场上有一张未横置的《地下海》的情况。之前讨论《思绪奔逸》的时候我们提到,如果此时场上有两费,就可以用《末日》找到牌库的《思绪奔逸》置顶,然后用手上的循环把它抓起来施放获胜。那么这种场上只有一费的情况,是不是也可以把pile顶的《思绪奔逸》换成《脑力激荡》,达到类似的效果呢?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不过这里由于“牌库张数”的问题,会产生一点小小的瑕疵:因为进入pile的《脑力激荡》占据了一个位置,所以我们不能再用《思绪奔逸》了——不然会因为牌库张数不够而抓干牌库落败。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摆出“《脑力激荡》-《狮眼钻》-《暮秋》-《沉思》-《塔萨的先知》”的pile。循环抓起《脑力激荡》并且施放,抓起pile中段的3张牌之后将手上的废牌和《沉思》依次放到牌库顶。此时我们手上是经典的《狮眼钻》+《暮秋》,牌库是“《沉思》-废牌-《塔萨的先知》”。和之前一样,循环响应掰狮眼抓起《沉思》,把先知放到废牌上面,抓起来用剩余的两费施放获胜,牌库为1张,不能“防杀”。这种pile也算是相当常见,毕竟我们并不总是有余力在手上存一张《脑力激荡》作为获胜组件。值得一提的是,笔者撰文时尚未合法的《详加考虑》对这种pile有奇妙并且无可替代的加强作用。在这个pile里面把《沉思》替换为《详加考虑》,就可以非常恰好地用它把废牌磨进坟场抓起先知,“防杀”取胜——这是只有来自未来的《详加考虑》才能达成的神奇互动,它把本来不能“防杀”的不完美《脑力激荡》pile变得可以“防杀”。

(3.4)还有无限多的pile

上面讲了这么多,已经涉及到了很多各不相同的pile,不知道有没有把笔者的思考准确地传达给读者朋友们。当然了,就像之前说过的一样,用《塔萨的先知》致胜的【末日】具备非常高的pile自由度,想要把所有可能出现的pile列举出来是完全不可能的。下面我们介绍一些不算罕见的pile思路。希望读者朋友们可以将这些作为示例的pile作为思考的起点,在冥想和实战中逐渐对pile形成自己的理解。

首先介绍一个来自未来的pile。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手牌只有一张(来自未来的)《详加考虑》,而场上有一张未横置的《地下海》。我们可以摆出“《深入分析》-《狮眼钻》-《塔萨的先知》-《莲花瓣》-废牌”,施放《详加考虑》磨掉《深入分析》,用抓起来的《狮眼钻》产费返照《深入分析》,抓起先知和花瓣,配合法术力池剩余的一点蓝色出先知获胜。文章写到这里,我相信已经不必赘述这个pile如何“防杀”。读者会发现,之前利用《脑力激荡》实现“当回合赢”的情景都要求我们手上有一张额外的废牌——这样才可以用脑激把pile中的《狮眼钻》和《暮秋》两张牌都转移到手上。而这种借助《深入分析》的pile则只需要手上的一张《详加考虑》和一点蓝,是比上一节的脑激pile还要节省资源的“当回合赢”pile。其代价自不必说,就是要在构筑中增加《深入分析》这张组件,其强度和必要性由于缺乏实际的测试,总归见仁见智。不过因为着实有趣,还是先作为未来的可能性列在这里。

在希望用《壳坞岛》+《万世创伤伊莫库》(大姐)对抗《坚忍》的备牌局,我们可能会摆出类似“《壳坞岛》-《塔萨的先知》-《红元素冲击波》-《灵魂洞窟》-《万世创伤伊莫库》”的pile。掩蔽异能不仅可以把大姐藏到《壳坞岛》下面准备再等一回合施放,还恰好可以让我们根据场面的状态,自由地调整pile中段三张牌的顺序。pile的中段自然也是可以根据情况自由调整的,这里特意列出红波是因为它恰好可以应对绝大多数会干扰我们《壳坞岛》计划的单卡:《扰咒法师》、《阻抑》、《反璞归真》、《理时泰菲力》。

我们在这一章的开头提到,pile总是以赢为目的,并且尽量不死。之前提到的所有pile都是先考虑赢再试着不死,而在我们比较怕死的时候,自然也可以用《末日》作为保命的导师。想象我们结算《末日》时场上有一张《聚污三角洲》,而手牌只有一张《街道鬼魂》。我们可以试着摆出这样的pile:“《逼从》-《暮秋》-《暮秋》-《塔萨的先知》-《地下海》”。《末日》结算后用手上的鬼魂循环抓起《逼从》,然后掰找地找出《地下海》,用《逼从》尽量打乱对手的游戏计划。我们的牌库是打乱顺序的两张《暮秋》和一张先知,不过下回合无论抓起哪一张,都可以循环出先知取胜——虽然未必可以“防杀”。

(4)尾声

结算《末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笔者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一点思考和分析,给同样喜欢掉一半血的读者朋友们传递一些基础的知识和通泛的思路。欢迎一切相关的意见、建议、讨论。

在文章的末尾,笔者要感谢末日维基(https://ddft.wiki):一群热爱掉一半血的万智牌手用爱维护这个网站,无数内容贡献者无偿地为它添砖加瓦,让它成为了包括笔者在内的无数新人学习这套牌的宝贵资料。笔者还想要感谢整个末日Discord社群,这里有很多认真友善的牌手,也令笔者获益匪浅。感谢北京法克菲尔战队一起聊牌、打牌、吃饭吹水的朋友们。

最后必须要感谢的是愿意把这篇冗长啰嗦的文章读到最后的你,祝每一位看到这里的读者都少爆一把地。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15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