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智画谈] Winona Nelson:为万智牌带来美
1月15日
点火21 回复9
万智牌
万智牌:竞技场
此内容转载自万智牌MAGIC

本文译者:白菜加盐@MTGCN翻译组

Winona Nelson的画作已经陪伴万智牌十多个年头了。多年来,她展现了广阔的创作幅度,为牌手们带来了神奇的野兽、玄奥的咒语、桀骜的战士,甚至还有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之美。Winona的创作增加了万智牌诸多世界的深度,以其鲜明魅力吸引了大量牌手。

克鲁菲斯的先知 Winona Nelson作画

 

与此同时,Winona也在实现自己的梦想。作为一个从小就痴迷于奇幻艺术,并且热爱自己画笔下万千事物的人,她所雕琢的艺术正是她一生所倾慕的。笔者非常高兴能和Winona谈论她为万智牌创作的作品。

 

Winona Nelson

Nicholas Wolfram (NW):首先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喜欢为万智牌画插画?是什么吸引了你为万智牌作画呢?

 

Winona Nelson (WN):我一直非常喜欢现实风格的奇幻艺术,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我哥哥开始收集万智牌。牌上的插画把我震撼了!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为万智牌画插画,但是我花了十年时间学习和精进才让我的作品达到了足够的水平。我最喜欢为万智牌作画的一点,是这个游戏注重极其多元化的人物。我自己作为有色人种的一员,一直希望能创作出能在奇幻艺术领域进一步展现多元化的作品。

 

魅力船员

 

NW:当你收到了一张新牌的插画征稿,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一般一张牌的创作流程是多久?

 

WN:首先,我会画些微型素描和缩略图。一般就是寥寥几笔,不过这些能帮助我想象(人物的)造型和总体构图。这一般要花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然后我会把效果最好的缩略图拍下来,导入电脑在上面进行数码绘制,尝试各种参数取值的组合,收集参考图,再将画面进行详细绘制,好能够将我的想法传达给艺术总监,这通常也会花上一个小时。我的素描稿在提交时也还是相当粗糙的。最后,我会收集更多的参考图,试验各种的色系,开始进行渲染,再收集参考图,然后一直画到完成为止。根据画面的复杂程度,每张牌需要画三到五天不等。

 

NW:你会根据卡牌的颜色或是卡牌类别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流程或方法吗?

 

WN:当然!在选择色调的时候,我通常会选择和卡牌的颜色大致相近的色调,要么作为主色调,要么作为强调色。插画征稿要求中的氛围描述对上述选择也会有影响,而我会在此基础上来进行构图和塑造主题。举个例子,如果一张牌的氛围是振奋的,我会使用令人感觉飘逸的形状,给人一种昂扬向上的总体印象。有时候我会基于这些因素选择听的音乐,好让自己更沉浸在想找的这种感觉。

 

NW:从|威服英豪|再到|魅力船员|,你好像已经成为描绘那类魅力无穷的梦中情人时的首选画师。这是你的职业目标之一吗?还是说这是自然而然的?

 

WN:这确实是一个职业目标!许多艺术家会跟你说,他们创作艺术的主要原因就是捕捉美。作为一个会被男性所吸引的人,我感觉奇幻世界里的美男子真的太少了。说实话,奇幻世界里有数不胜数的性感美女,然而养眼的美男子却是**地缺失,让我有种被排除在受众之外的感觉。所以嘛,我收到的第一张万智牌插画征稿,正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 “袒胸露背的男性吸血鬼”……作为|浪荡子|这张牌的插画,而我的作品集恰好就是这种类型。

浪荡子

 

NW: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你极**提高了万智牌世界里美男子的养眼度。你最出名的万智牌插画似乎都集中在强大的类人生物方面,而我经常会陶醉在你画的野兽和其他动物上。那么你最喜欢画的这类生物是什么,万智牌里有什么你想画的生物类别吗?

 

WN:我是很爱画动物,很高兴你注意到了这一点!我最喜欢的是那些在现实野生动物的基础上增添了些许想象的生物,不过其实各种类型我都喜欢。我喜欢画各种类型的马、猫,特别是犬类。我最想接到的委托,是画一只威武雄壮、长有双翼的老虎,或是会飞的独角兽,或者是多画些坐在坐骑上的角色!

 

NW:那我就直说了——我也许已经知道你喜欢会飞的独角兽(WN的个人漫画网站封面是会飞的独角兽)。实际上,我也是一个喜欢看到独角兽用角刺穿恶魔,或者看到他们彼此击角庆祝的人。所以,感谢你把这些带来到万智牌的世界。既然是这样,那么你在收到|齐心飞马|的委托的时候有多么兴奋呢?

 

齐心飞马

 

WN:我刚看到的时候大概尖叫起来了吧。我用传统方式将|齐心飞马|画在了 20x30英寸的很大的幅面上,因为我实在太激动了。我有一个关于马的参考图片的巨大的文件夹,很多是马在地上打滚的,所以当我把图片调转过来,就有了既不是在地上站着又不是在跑动的马腿的参考图,而且由于我这些年一直向其中增添图片,所以再需要画飞马的时候可以很容易地找出来。除了我个人的小漫画之外,我还画过几张飞马独角兽,纯粹是画着好玩。

 

NW:你最喜欢的自己画的万智牌是哪一张呢?

 

WN:这对我来说可是个有点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我从90年代之后就没打再过万智牌了。我非常喜欢万智牌的插画,但已经不再玩这个游戏了,所以我对游戏机制也不是很熟悉。尽管如此,我想我喜欢|威服英豪|,原因是其中**着上身的威武男子;或者|雅琳珂德|,因为狼人鹏洛客感觉酷毙了,而且她是一位年长的女性,这让我很喜欢。

威服英豪

 

NW:绝对不只你一个人这么想。就我所知,我至少有一位同事将她|威服英豪|的原画视若珍宝。那么在最近的系列里,有哪张是最让你自豪的呢?

 

WN:我挺喜欢|祝圣助祭|的最终效果。作画说明让这个角色听起来有点神经质,提着自己的衣袖以防沾上他正在宰杀的恐龙的鲜血。当我向模特(我的男友,同样是万智牌画师Anthony Palumbo)描述我需要什么时候,他完美而轻巧地竖起了他的小拇指。

这个丛林场景中的树让我在作画时特别入迷,当然了,我怎么画吸血鬼也画不够!

NW:尽管你画的吸血鬼(目前)在万智牌里混的都还不错,你画的有些角色却遭受了惨绝人寰的命运,最出名的是|洁羽之光布鲁娜|。在你塑造的角色遭遇这样悲惨经历的时候,你会觉得沮丧吗?还是说你对他们的境遇不会动什么感情?

 

WN:我对布鲁娜的遭遇有点沮丧——对艾维欣的遭遇也是。我在|守护天使艾维欣|这张牌里描绘了她。我对我画的角色有一点保护欲,当然了,我知道是威世智来决定他们的遭遇。要是换成我来决定的话,他们也许全都会去参加一个霹雳舞组合,然后称霸比舞大会,而这似乎不太符合万智牌的设定。

 

NW:还有什么要对万智牌广大玩家说的吗?

 

WN:我想说感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并且时不时地拿他们作梗!我很喜欢在大奖赛(GP)上认识万智牌玩家,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热情地支持我。去年我的一本画家自存版的牌(artist proof)被偷了,整个社群都一起来为我补偿损失。我很惊讶消息居然传的那么快,而且那么多人都私信我,跟我说这件事是多么的可恶和不可原谅。有些陌生人似乎对这件事比我还生气,他们害怕像这样一次糟糕的经历会让一位画师不愿再参加大奖赛了。这件事之后,我真的感到,绝大部分的万智牌手都是很好的人,他们会为维护这个群体的价值观和名声感到自豪,会为提升所有人的体验而努力,这是非常美好的!

 

谢谢你,Winona,感谢抽出时间和我聊天。当然了,更感谢你为我们带来了万智牌史上最风流倜傥的几位美男子!

 


如果你想要持续了解关于《万智牌》的最新消息,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官方微博B站——除了最新资讯,之后我们还会有丰富的活动:抽奖、征稿、小游戏等等。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9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