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百态丨兰天:我是S10冠军DWG的老板,但队伍被卖了我却不知情
8月12日
点火11 回复4
电子游戏
英雄联盟
电子竞技
此内容转载自人民电竞

 

6月5日,知名电竞经纪人efeng在微博爆料称:“DWG中国老板同韩国代理人进行司法维权”,这件事将S10世界冠军DWG(现更名DK)的归属权一事推上了风口浪尖。

 

据efeng爆料:“DWG夺冠那年衣服上的BlueSky(兰天)就是他们中国老板的名字,但因为韩国代理人的问题一直没有完成交割。他维权至今都不被承认,着实艰辛。”

 

在得知该消息后,《人民电竞》同兰天展开对话,他则细致描述了近两年时间有关该事的维权过程和最新进展。

DWG 2020年队服上的Blue Sky是兰天的名字

 
 

以下为对话实录:

Q:兰天你好,请你简单为大家描述一下这件事的经过和你同DWG的关系是什么。

 

兰天:2019年5月份的时候,我参与竞标了LPL的新名额,但遗憾没有中标。随后经过朋友介绍,得知当时的DWG老板想要出售俱乐部,经过多次沟通以后,确定了购买方案。随即通过介绍人郑智浩(정지호)全资购买了DWG俱乐部。由于疫情,联盟化等多方面原因,所以选择由郑智浩去代持DWG的股份。

 

DWG俱乐部在2020年拿了夏季赛的冠军,此后还获得了S10世界赛冠军,但在此期间,郑智浩作为股份代持者却未经我同意就将队伍出售,将队伍60%的股份卖给了第三方Blue公司(公司更名为:ABYSS Company),剩下的40%股份卖还给了原老板李友勇,并进行了LCK的联盟化注册。

 

在知晓此事以后,我立即开始了维权行动,至今已经两年的时间,因为各种原因,近期我也更换了我的代理律所,联系媒体朋友是因为维权之路之艰辛,属实罕见,迫于无奈希望寻求一些帮助。

 

2019年,郑智浩受兰天所托,与李友勇签订俱乐部转让合同(合同内容已经模糊处理)

 

Q:可以较为详细的描述购买俱乐部过程和这两年间的遭遇吗?

 

兰天:2019年11月的时候,经过朋友的介绍我认识了韩国人郑智浩,并得知了DWG原老板李友勇(이유영)在售卖俱乐部的事情,于是我通过郑智浩作为中间人,同李友勇建立了联系,在不久后我们就确定了购买俱乐部的最终方案。

 

此时恰逢LCK进入联盟化的阶段,郑智浩以“担心联盟化因为DWG的中国老板身份会有一些障碍”等多个理由,劝我将股份由他代持,并承诺事后再将我登录进DWG的股东名单。此后的一段时间,我将购买金额全部付清,并将股权转移代持到郑智浩身上,并且由他在韩国处理运营DWG的相关事宜。

 

2020年,DWG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在春季赛DWG就位居LCK的前四。从春季赛开始,郑智浩就开始同我反馈有Blue财团对俱乐部进行报价,但我了解到,Blue的每一次报价都不符合我的标准,于是都给了予明确拒绝。

 

2020年6月,已经接近向LCK递交联盟化的期限,在那时我已经做好独立运营DWG的准备,但屡次被郑智浩以“Riot Korea禁止中资”为由拒绝。紧接着,郑智浩私自将俱乐部售卖给Blue,并在LCK注册。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无比震惊,并且当即想通过各种途径找回公道,当时我找到了韩国最大的律所:金张律所进行维权。但此时恰逢S10世界赛期间,考虑到俱乐部团队在备战比赛,于是我并未将这件事的影响扩大,但也在通过法律途径积极维权。

 

DWG在那次S赛最终获得了冠军,但我想世界上可能没有人比我的心情更复杂:为了彰显我的名字,在队服上绣了“BlueSky”,我认为这是一份最美好的羁绊,也为此承担和付出了所有。我本是这个俱乐部真正的老板,帮助他们度过了夺冠之前最困难的时间,但最后却连一张决赛的观众席门票都没拿到。

 

Q:当时郑智浩给出了“ LCK联盟化的障碍”作为代持股份的理由,那么,事实上是否有这样的情况?

 

兰天:在事发之后,我才了解到,不论是韩国RIOT还是哪边都从头到尾没有拒绝过外资,但此前郑智浩以及DWG的原老板给我的理由是“为了顺利通过联盟化”,这应该是一个谎言,或者是郑智浩在当时就是为了去代持股份、拿到股份而编出来的理由。事实上大家也知道,不论是T1还是Gen.G都是有外资的。

 

Q:从2020年维权至今已经快两年的时间,如今案情的进展是怎样的?

 

兰天:这个案件一直是处于诉讼和调查阶段,但整个诉讼和调查的节奏是由韩国的警方和检方掌控的。在今年年初我更换了律所,在韩国目前有三家律所在帮我处理这件事。

 

整体案子目前还在进展中。可能外界鲜有人知道这件事,因为我一直在很低调的处理该事,我不希望从中影响到DWG俱乐部的选手和粉丝。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商业行为,还是要回归到到商业的角度去看,而过度的曝光,对队伍的形象和各方面都是绝对负面的事情。

 

但事情发生至今我却依然无法看到一些良性进展,也从未得到当事人三方的一次正面回应,于是我决定通过曝光的形式,寻求一个公正的审判。


 

Q:对于这件事而言,最终的诉求是什么?

 

兰天:总体的诉求分为两点:


第一,这两年所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和恢复名誉的问题。因为在两年间,外界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同时DWG官方还发布了声明,撇清了中方资本的关系。更有甚者,在韩国经过不当发酵后,我被称为“因为DWG夺冠就来碰瓷的骗子”。所以我想恢复我的名誉。

 

第二是对于这个案件,得到一个公平的审判。在这两年间,我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也让我意识到了跨国维权、在韩国维权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一方面是因为疫情,我不能方便的进出韩国,另一方面则是语言和文化的不通,让交流变得困难。但我依然相信,作为一个本次案件的受害者,我可以得到一个公正的审判。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4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