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传】如何掉一半血:漫谈末日构筑与操作(上篇)
8月21日
点火70 回复25
万智牌
本文为作者原创内容,未经作者本人和营地同意不得转载

(0)前言

大家好,我是北京薪传牌手苏克。自从20年初《塔萨的先知》诞生以来,【末日】逐渐地成为了一套在薪传赛制有一定竞争力的套牌,在MO的League和Challenge等比赛的meta分布中都占据一席之地。不过据笔者所见,国内不仅末日玩家非常稀少,而且其他薪传牌手对这套牌的理解也相对缺失。毕竟这套牌在多年以前凭借“记录着很多pile(《末日》结算后牌库自选的五张被称为pile,下同)摆法的pdf文档”闻名——虽然这份文档在《师范占卜陀螺》和《吉塔厦探刺》依次被禁、【末日】的致胜手段从《苦痛卷须》变为《塔萨的先知》之后已经完全成为了过时的资料,但它的存在毕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末日》这张三费法术独特而深邃的复杂性。

笔者从20年9月左右开始学习研究这套牌,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自认为对这套牌具备了一定的理解。学习这套牌的起初,笔者完全依靠末日wiki(ddft.wiki)和末日Discord群组得到了最基本的知识,但是这些内容不仅缺少中文版,组织结构也相对复杂,阅读起来有一定的难度。笔者希望可以写这样一篇“漫谈【末日】构筑与操作”的文章,使得任何对这套牌感兴趣的玩家都可以更容易地了解到这些基础的知识。笔者长久以来认为这套牌只要构筑得当、操作精细,强度是非常高的,完全“值得”更多的meta和上位占比,只可惜没有足够多的玩家去研究、讨论、参赛。笔者希望自己的文章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退一步讲,至少也算是填补了【末日】这套牌中文资料的缺失嘛。

笔者将会首先介绍这套牌的主牌构成,主要围绕蓝色和黑色单卡,按功能分类对各种相关的单卡进行尽可能细致的介绍和分析。然后笔者将会讨论混色单卡(蓝黑之外的红、绿、黑色单卡)和备牌构筑策略。比起直接贴出一个75张牌表然后讲解其中的每一张牌,笔者更希望尽可能全面地对可能涉及到的单卡和各种主备构筑思路都进行细致的讨论,以求读者即使在环境更迭、牌池扩容之后,也可以触类旁通,自行找寻新的构筑策略。

在构筑方面的介绍之后,笔者将试着教各位读者如何掉一半血(结算《末日》)。作为可以检索牌库里面任意五张牌的究极导师,结算《末日》这张牌的过程具备非常独特的复杂性,把可能出现的pile全都列举出来是完全不可能的。笔者更希望可以从一些常见pile入手,试着向读者传达摆Pile的常见思考方式,以求读者可以以此为基础在实战中更快地找出更合理的Pile。

总之,虽然这篇文章将会包含很多细枝末节(磨磨唧唧)的介绍,但笔者更希望在这些细碎的讨论过程中,可以介绍一些尽可能普适的“思路”。当然了,笔者总归不是全知全能,疏漏和错误无法避免。欢迎一切关于文章的意见和建议。

(1)主牌构筑

末日】是一套怎样的套牌?各位读者可以打开任何一个牌表网站,随便翻阅几套最近的牌表,以获得最基础的认知。大体上,这套牌总是希望以结算《末日》之后利用《塔萨的先知》的进场异能来获得胜利。在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我们用滤牌咒语去调整手牌,用导师去检索牌库中的《末日》,用反击咒语和弃牌来和对手互动。下面我们按照“功能”对这套牌可能涉及到的各种单卡进行分门别类的介绍和讨论。对这套牌构筑本身比较熟悉的读者也可以直接跳过这一部分,阅读后面更深入的讨论。

(1.1)末日

 

我们基本总是想在套牌里面塞满《末日》,毕竟这是我们绝大多数时候的致胜手段。

关于《末日》这张牌的运作方式有一些值得讨论的点:首先原版末日晴空号传说)的规则叙述十分不精确,需要以后面的版本或oracle勘误后的文本为主。在结算《末日》时,末日的操控者同时搜寻他的牌库和坟场。由于坟场是公开区域,所以从坟场搜寻牌的过程对游戏双方可见,但是末日玩家没有义务特别地将从坟场中搜寻的牌展示给对手,应该只要别挡着就可以。如果末日玩家被类似《狮族仲裁者》的效应禁止搜寻牌库,那么他仍然可以(或者说必须)从坟场中挑选五张作为新的牌库;如果此时坟场数量不足,那么他只需要搜寻尽可能多(并且不超过五张)的牌。末日结算接近尾声的时候,末日玩家的牌库会只留下他挑选好并且排列好顺序的五张牌,牌库和坟场的其他牌都进入放逐区;然后末日结算结束进坟。

我们总是希望抓到《末日》,即使多来几张一般也不会太糟。相反地,如果抓不到《末日》,我们基本是必死无疑的,因此在构筑套牌的时候,我们经常不惜投入一些具有导师效应的单卡去精确地检索《末日》。下面介绍一些相关的导师咒语。

现在比较流行的构筑由于更追求速度,所以《个人导师》的数量经常为2~3张。作为价格昂贵的亏牌导师,它绝对不算是很强的单卡,但是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一回合《个人导师》将《末日》置顶,二回合利用《黑暗祭礼》或下地《莲花瓣》施放《末日》的节奏非常常见。

除了《末日》本身之外,《个人导师》也有其他可能的目标。有些场面我们宁愿施放《个人导师》而亏一张牌,也希望将某张特定的法术置于牌库顶。笔者在面对组合技对手的时候找过《逼从》;在面对DNT对手的时候找过《杀戮》;也在追求“施放《末日》当回合获胜”的场景下找过《暮秋》。不过在更多的时候,手上多余的《个人导师》还是单纯地被《脑力激荡》洗走,或者喂给《意志之力》。

林杜的黯窖》常见于早期的末日构筑。对比《个人导师》,它主要的优点是(1)瞬间时机较为灵活;(2)不吃封1的《虚空圣杯》;(3)有机会找更多非末日的单卡,甚至在被迫拼搏的时候赌一把,看有没有机会把《黑暗祭礼》+《末日》的组合一起置于牌库顶。不过随着套牌构筑的迭代,《林杜的黯窖》对比《个人导师》在费用的缺点变得愈发显著。现在基本不会出现在构筑中。

不亏牌的末日导师,但是费用实在是太高了。简单的讨论和测试之后很快被构筑淘汰。

历史上以《苦痛卷须》作为胜利手段的【末日风暴(DDFT)】套牌曾经采用主3备1的末日配置,并且满编《热切祈愿》来搜寻备牌的《末日》。以红愿作为更多的末日思路不太适合现在的末日构筑,主要的问题是:(1)我们不需要找备牌的卷须,红愿的强度很弱;(2)强迫混色,并且费用较高;(3)占据太多的备牌位置。

总之,现在主流的构筑思路是主牌满编《末日》之后填补2~3张《个人导师》。如果特别追求在期望上更早的回合施放末日,也有4张《个人导师》的构筑,这种思路在构筑发展过程中被称为“Turbo Doomsday”。

(1.2)末日之后

末日》是可以任意检索五张单卡的究极导师,同时也把其他的牌都放逐,给我们自己设下抓空牌库的死亡倒计时。不过也正是这个效应使得我们可以用《塔萨的先知》的进场异能获得游戏胜利。这里介绍一些基本只出现在pile里面的单卡(换句话说,也就是经常被末日搜寻的单卡)。

进场触发异能,异能结算时检查牌库的数量和场上蓝色献礼的数量,如果后者大于等于前者即获得游戏胜利。如果异能在牌库为0时结算,即使先知本体被杀掉也可以获胜,因此经常可以“防杀”取胜;如果用《灵魂洞窟》施放先知的话就可以“防康”(并且“防杀”)取胜,比较厉害。【末日】这套牌也是因为《塔萨的先知》的出现才一举成为薪传赛制里面颇具竞争力的套牌。先知作为我们最主要的致胜手段,通常只在主牌投入1张。

有些牌表会在75张带有2张先知。这样做的好处主要有(1)考虑防范《坚忍》、《索蓝铸造厂》等使我们牌库变厚的效应,《章人竞技场》、《伊普努溪流》等磨牌效应,《阻抑》、《褪除武装》、《天使恩典》等无效化先知异能的效应。有两张先知的话,就可以用第一张先知逼出对手的互动,然后拍出第二张先知(蓝献力为4)试图取胜;(2)在换上很多《否认之力》的备牌局(主要是面对组合技或死锁套牌),额外的先知可以让我们主牌喂替费康的蓝牌数量近似增加2张。因为只有一张先知的话我们绝对不喂,但有两张先知的话就可以喂掉掏到的第一张;(3)防范丧心病狂地使用《萃取/Extract》的对手。

无可替代的两费抓三效应。虽然我们在后面的章节才会介绍具体的pile摆法,不过,所以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象出“《思绪奔逸》-《莲花瓣》-《莲花瓣》-《塔萨的先知》-废牌”的pile,末日后施放《思绪奔逸》,然后用两个花瓣出先知获胜。把牌库底的废牌换成pile中间的循环咒语(《街道鬼魂》、《暮秋》),就可以“防杀”取胜。

除了用来获胜之外,笔者也曾经数次在一些手牌不太理想的时候,在末日前施放《思绪奔逸》作为某种抓3弃3的大号《丧信掠夺》来滤牌。

曾经偶尔出现在主牌中的《思绪奔逸》2号。《夜空细语》的作用主要有:(1)作为不吃红波的致胜张存在;(2)颜色要求比《思绪奔逸》轻,并且可以在《末日》结算后继续利用黑地;(3)当手上有两个《黑暗祭礼》+《末日》+循环/抓牌的时候,可以连拍两个祭礼产出5费,3费施放《末日》置顶《夜空细语》,然后将其抓上来施放,从而本回合取胜,算是一种消耗手上多余《黑暗祭礼》的方式。不过现在的主流构筑基本不投入。

想象这样的pile:“《预测》-《塔萨的先知》-《莲花瓣》-《出土回生》-废牌”,末日后施放《预测》,将先知磨进坟场之后抓起花瓣和出土,也可以起到类似《思绪奔逸》的作用。《预测》和《思绪奔逸》对比主要的好处是抓到手上的质量比思绪奔逸略高,有机会配合滤牌咒语赚取价值;还有就是颜色要求比后者稍轻。曾经也有投入很多《预测》的,类似传统【奇迹】的末日组法。不过由于《思绪奔逸》抓三的效应太强,现在的主流构筑基本不投入《预测》;《预测》+《出土回生》的配合也会使我们被本来可以无视的坟场仇恨针对到,是很大的扣分项。

(1.3)法术力基础与加速

这里介绍一下【末日】的法术力体系,包括配地体系和产费的加速咒语。

首先介绍配地。这其实是一个深邃而复杂的话题:抄牌表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按照自己的喜好把某一张《点破咒语》替换成《躁乱风暴》,但是很少有人有自信大刀阔斧地修改牌表的配地。尤其是面对组合技套牌的时候,似乎地的数量和配比都是那么精巧,想对它们下手实在是有点困难。【末日】这套牌在不断演化、构筑迭代的一年左右时间里面,配地从主流的 8找 + 5圈 + 2~3基本地 + 1洞窟,逐渐成为了 8~9找 + 4~5圈 + 0~1基本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优化过程。这里笔者进行一些泛泛的分析。

我们像每一套重滤牌的薪传蓝色套牌一样,以找地地+圈地的法术力基础为主。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境来自《末日》和《塔萨的先知》(《思绪奔逸》)严苛的法术力要求:我们需要先施放一个{黑}{黑}{黑}的法术,然后用一个{蓝}{蓝}的生物(或者法术)取胜,两边都极端深的颜色使得任何不能同时产出黑和蓝的地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缺陷。因此,《地下海》对比其他任何地都具有非常显著的优越性,现在主流的构筑经常要满编4张,甚至还有补充《积水墓地》作为第5张《地下海》的纯蓝黑【末日】构筑。

如果要混色的话,之前常见的圈地分配方案是3《地下海》+1蓝混色圈+1黑混色圈。在地的总数压缩之后,笔者比较喜欢的构筑是知名末日玩家 kai sawatari 的14地配置:9沾蓝找+4《地下海》+1蓝混色圈(这里是《火山岛》)。由于《黑暗祭礼》的存在,不产黑的地造成的问题比不产蓝的地稍少。这个配地方案打起来非常流畅舒服,令笔者感觉这套牌的构筑演化进行了这么久,终于在配地上达到了一个比较优秀的结论。

不过这里会出现一个很显著的问题:基本地呢?笔者希望试着解释一下我们不投入基本地的原因。首先是找基本地的打法对我们的运作效率损失太大。即使不考虑滤牌和弃牌的问题,基本地在黑黑黑和蓝蓝之间也只能满足一边。末日结算后的黑基本地基本可以视为不存在(因为我们在末日结算后经常只需要蓝色法术力,连{1}{U}这样的咒语都很少);而末日结算之前如果选择找蓝基本地的话,就会变得过于依赖黑暗祭礼去施放末日,也会拖慢不少速度。这就导致如果我们在构筑中投入一些基本地,并且在感觉需要它们的对局里面找出它们,那么虽然不会被炸地等非基本地仇恨影响,我们也会自废不少武功,很可能还不如强行找圈地放给对手炸来得合算。所以我们不像【ANT】【偷袭教诲】那样,可以频繁地在场上找出一排基本地,在不太影响自身运作效率的前提下免受对手非基本地仇恨的干扰。

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太显然的原因是,当我们面对带有非基本地仇恨的套牌的时候,只要对手不是【掘密师】,那么我们经常在对局上占据很大的优势。这种时候即使不带基本地,我们只要通过大量圈地(也就是大量《地下海》)保证自己的流畅运作,也可以达到很高的胜率。而在面对【掘密师】(我们最差、最难的对局)的时候,即使用很多基本地,我们的胜率也不会提升很多(甚至未必会提升)。我们会在后面的对局分析部分继续讨论这些对局相关的内容,不过这里的结论是,笔者认为基本地不太适合现在主流的末日构筑(即带满《莲花瓣》和《街道鬼魂》,2~3张《个人导师》的偏快速构筑)。

那么接下来介绍非地的加速咒语。

黑暗祭礼》是不必多言而必定满编的咒语。随着末日的主流构筑越来越看重速度,《莲花瓣》在构筑中的数量从2~3张逐渐发展为4张满编。也许值得一提的是,《黑暗祭礼》除了朴素地给末日付费之外,也偶尔用于施放《街道鬼魂》、《意志之力》,或支付《逸散条约》的费用。

LED(狮眼钻)在绝大多数时候主牌投入1张。和风暴系组合技依赖LED产费启动不同,末日中的LED更多地是作为pile的一部分使用,具体的用法会在后面讨论pile的部分进行介绍。不过也会有比较边缘的情况是将末日用《脑力激荡》等滤牌咒语或《个人导师》置于牌库顶,然后响应循环异能或抓牌咒语牺牲LED施放末日。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些可以利用信息差的场合,如果起手抓到LED的话,我们可以试着在下地之前先施放LED,也许对手会出于对【渡桥】【疯魔】等套牌的畏惧而交出反击咒语。

之前的一些构筑中用《柯帮祭礼》作为额外的加速咒语,希望(1)利用“《海岛》+《沼泽》”的场面施放末日;(2)在竞速对局中提升自己的期望启动速度。不过在配地采用更多的《地下海》、更少甚至没有的基本地之后,《柯帮祭礼》的实用性也下降了很多。

(1.4)末日之前

和大多数薪传蓝色套牌一样,我们在施放末日之前采用滤牌咒语调整自己的手牌结构。这里介绍我们主牌中的“润滑”单卡。

脑力激荡》和《沉思》是没什么疑问的满编,而《注定》根据组牌人风格不同一般投入1~3张。值得一提的是,在【末日】中这些一费滤牌除了普通地用来滤牌调整之外,还有与致胜相关的奇妙用法。有非常多的pile涉及《脑力激荡》,因此我们在后面pile的部分再进行讨论;而《沉思》和《注定》可以在结算末日之后“减少一张牌库张数”,从而用更少的回合使牌库变空;此外有时为了防止对手在《末日》结算后用《手术摘除》(目标进入坟场的《末日》)逼迫我们洗牌从而打乱pile的顺序,也可以在pile中填补一定数量的《沉思》或《注定》,从而在遭遇变故时进行善后处理。毕竟牌库几十张的时候可以施放《沉思》滤牌,那么牌库只有四张的时候《沉思》总归也是有奇妙的作用的。

唯二不需要费用就可以循环的单卡,现在主流的构筑是3~4张《街道鬼魂》、1~2张《暮秋》。循环异能对于末日pile的帮助不必多说,我们会在后面再详细讨论;而利用3/4沼泽行者战胜对手也是玩【末日】时间足够久之后一定会发生一次的事情。采用9找+5圈的配地的话,最好有至少4张《街道鬼魂》以保证套牌的流畅运作;1张《暮秋》作为不消耗血量的循环也具有很高的收益。比较值得讨论的是是否在这个基础之上,继续投入第2张《暮秋》。即使是投入基本地的构筑,在《末日》结算之前抓到《暮秋》的强度都非常低:这个找地异能不够强,掰地循环的代价也经常难以承受。投入更多的循环单卡最大的意义是提高“结算末日当回合获胜”的概率。在后面的讨论中读者可以发现,是否能做到这件事在几乎所有对局里面都是十分关键的。当环境内掘密师套牌较多时,投入第2张《暮秋》的主要理由也是为了在这个劣势对局中略微提高一点点胜率。

来自未来的单卡《详加考虑/Consider》在末日pile中有非常奇妙,并且无可替代的作用,因此也一并列在这里。不过毕竟还没有经过实际的测试,所以笔者也没有办法给出细致的讨论。

(1.5)与对手互动

我们与对手互动的手段主要有反击和弃牌两种,分别对应我们主牌的蓝黑双色。对于积极设法阻止我们结算《末日》的对手,因为我们非常近似于一套“单卡组合技”套牌,所以手上经常有足够多的互动咒语与对**流,下面分别讨论一下。

在绝大多数时候,这两张替费康都是直接满编。通过末日和导师末日的手段、较少的配地数量、祭礼和花瓣的加速,我们经常可以在比较早的回合就施放末日,此时这两款经典替费康的强度是非常高的。末日玩家之间有一种说法叫作“我们(末日套牌)是组合技中的掘密师”,一定程度上用诙谐的说法强调了末日这套牌在节奏优势时可以高速致胜的前期上限,和交换资源后依靠滤牌互动在价值上取胜的中期下限。

逸散条约》(蓝条)也是在《坚忍》出现之后,为了和《坚忍》互动才加入主流构筑的单卡。之前因为有无敌的《灵魂洞窟》,我们不需要考虑在《末日》结算之后与对手盘康,所以普遍感觉不需要蓝条这种牌来保护先知。但是在《坚忍》出现之后,洞窟不再是必胜的保证,我们面对控制套牌的时候在《末日》结算之后也还是需要与对手进行堆叠上的互动。因此我们需要进入pile的高效互动咒语。在“保护先知”的意义上,不需要喂牌的蓝条显然比《意志之力》要高效一些,也因此被主流构筑所选择。目前主要的投入数量是主牌1张,备牌0~3张。

如果在备牌投入很多蓝条,其主要的想法是在资源相对吃紧的时候与对手进行堆叠战斗,尽量保证《末日》结算——同时必须配合更多的循环单卡,保证可以“在(用蓝条保护)结算末日的当回合获胜”。不过这种思路的弊端是依赖双方的信息差。在资源吃紧的时候,我们获胜非常依赖pile中的LED——它会弃光我们的手牌。如果对手不知晓这一点而把所有的康倾泻在你的《末日》上,你就有机会先用更多的蓝条赢下结算《末日》的堆叠战,然后再用手上的循环单卡配合pile中的LED在本回合结束游戏。不过如果对手十分了解末日这套牌的运作方式,非常准确地判断出你对LED的依赖,他就有可能会把康存到最后,等你掰掉LED弃光手牌之后(手上本有的康都只能丢掉了)再与你盘康,这样我们投入很多蓝条的备牌计划就算是失败了。因此是否采用这种构筑策略需要仔细的斟酌。

弃牌总是备受组合技玩家喜爱的。目前的主流构筑中,主牌会混编《逼从》和《攫取思绪》一共3张,备牌还可以补充1~2张。《思绪》比起逼从显著的问题是会烫2血,这对于满编了《街道鬼魂》并且获胜之前总是烫一半血的我们来说是很严重的问题。其优点显然是有机会弃掉生物。MH2之后受《巧手窃猴勒格文》和《坚忍》影响,《攫取思绪》的强度略有上涨。

到此为止,我们已经介绍完了【末日】这套牌主牌的每一个组成部分。接下来我们先对一些非常规构筑思路进行简单的介绍,然后讨论备牌的构筑思路

(1.6)其他构筑思路

本文主要介绍的是专注于组合技,重视速度和稳定性的构筑。除了这种朴素直接的构筑方式之外,还有一些新奇有趣的构筑思路,例如投入《阻抑》甚至《荒原》,真的变成组合技版掘密师套牌的思路;投入很多《恶邪枭》《天怒泰坦乌洛》,甚至备牌《锻石秘教徒》等中速生物,试图在面对掘密师的时候拉长战线,利用坚实的中速计划取胜。笔者个人不喜欢这些相对曲折的构筑策略,因此不在这里过多地进行介绍。

(2)混色与备牌

末日】对比其他组合技套牌,格外显著的特点有二:(1)末日是最接近“单卡组合技”的组合技套牌,只要结算一张《末日》就可以取胜,而不依赖类似《谆谆教诲》+《棘泽边》等两张以上牌的配合;(2)末日主牌中“组件”的部分很少,只有《塔萨的先知》《思绪奔逸》《狮眼钻》《暮秋》寥寥几张算是掏到手上的作用相对弱的单卡,因而很少出现“卡了一手组件”的情况。我们的主牌构筑也正是因为这两点而充满了互动和调整咒语,8张替费康+3张弃牌的互动密度在沾蓝组合技里面可以说是傲视群雄。在构筑备牌的时候,我们的核心思路也是贯彻我们“多互动”的优势。同时由于我们的法术力基础更侧重于支持主牌的蓝黑双色,混色的备牌不适合投入很多。

在MH2印出《坚忍》之前,我们面对控制套牌的pile里面经常同时出现《灵魂洞窟》+《塔萨的先知》以进行几乎不会被干扰的致胜,因此洞窟常年存在于我们的主牌60张之中。可惜的是由于《坚忍》的出现,控制套牌获得了与洞窟先知互动的能力,这也使得洞窟的强度有所下降。现在主流的构筑是把洞窟放到备牌,这样可以提升主牌的单卡质量(毕竟在施放《末日》前抓到洞窟是比较差的),并且可以在获胜较为缓慢的对局换上洞窟保证慢速先知pile的强度。

末日历史上用过的致胜组合。结算《末日》后《壳坞岛》的条件满足,可以两费把掩蔽的大姐(伊莫库)施放进场,不能被反击并且获得额外的进攻回合。这套组合和洞窟在构筑上有一些对称的关系:在MH2之前因为我们只需要洞窟+先知就可以赢下对局,所以基本没有牌表采用壳坞岛+大姐的组合。不过在《坚忍》出现之后,为了更有效地面对控制套的坚忍,目前的主流构筑是在备牌投入壳坞岛+大姐的组合。

关于《壳坞岛》有一些需要补充的事:(1)“掩蔽”看到的四张牌除了压在壳坞岛下面的牌之外,剩余的三张牌是按自己喜欢的顺序置于牌库底;(2)《壳坞岛》横置进场,可能会被《反璞归真》干扰;(3)如果对方操控《理时泰菲力》,由于其光环效果阻止我们在堆叠不为空时施放咒语,锁在壳坞岛里面的大姐会跳不出来;(4)如果担心对手中一脚歼灭6之后仍然有可能法术时机解掉伊莫库,可以在壳坞岛重置之后不立刻放出大姐,而是在对手的回合末再启动异能施放之,可以让大姐在连续的两个自己的回合踢出两脚。

“Fair”套牌在构筑备牌时经常考虑针对组合技套牌,所以相应地,我们组合技套牌在构筑备牌的时候经常考虑如何反针对。依照这个思路,我们需要在备牌中填补更多的互动咒语,从而更有效地与对手备牌可能换上的针对单卡进行互动。正如上文所说的,为了贯彻“多互动”的优势,目前的主流构筑经常在备牌满编《否认之力》作为额外的互动。《否认之力》面对组合技内战和锁类套牌(【地套】、【三定红】等)的时候非常强力,而其必须喂蓝牌才能替费施放的缺点,被我们之前“单卡组合技”和“组件少”的特点弥补了:即使喂掉大多数的手牌,我们只要留下一张末日并且施放它就能取胜。备牌满编的《否认之力》看起来非常粗暴,但其实正是【末日】这套牌在构筑层面上“高效率”的完美体现,使得我们在备牌局可以保证自身运转节奏的同时进行高效的互动。

由于我们必须施放《末日》才能获胜,因此常见于备牌的《扰咒法师》对我们的**能力较强。《杀戮》作为解扰咒最高效的单卡,非常值得一个备牌位置。此外虽然【DNT】是我们优势非常大的对局,但如果备牌局没有《杀戮》的帮助,也很容易被《迷宫精怪》《圣所教长》《瑟班守护者莎利雅》之类脏熊锁死。

上文已经提到过的备牌有《灵魂洞窟》;《壳坞岛》+《万世创伤伊莫库》的组合; 2张《逼从》;4张《否认之力》;《杀戮》,已经占据了10张备牌位置;这10张牌也是对于当前环境来说,笔者认为比较有必要固定保留在备牌里的部分。除去这些牌之外,我们还有一些不同的混色选择。

(2.1)混白

 

欧琳的吟颂》《终始》《化剑为犁》《理时泰菲力

混白并不是一个常见的选择,这里只是稍作介绍。除去我们之前提过的备牌《锻石秘教徒》的构筑思路之外,白色比较有吸引力的备牌是《终始》(考虑用《末日》置顶)和用复数《化剑为犁》进行除去。

 

(2.2)混红

红波在薪传赛制总归是有一定强度的。对于我们来说,红波除了可以在备牌局更有效地和对手进行反击大战之外,也可以反击或去除很多与我们密切相关的永久物咒语,比如《扰咒法师》《反璞归真》《理时泰菲力》《破船勇盗》等等。

(2.3)混绿

花之毯》是常见于绿色套牌备牌的单卡。在MH2之前,笔者凭借《花之毯》强大的产费效应多次赢下了本来劣势的掘密师对局,因此对以《花之毯》为代表的混绿备牌青睐有加;不过可惜的是,在MH2之后新版本的【红蓝掘密师】由于有了更多低费强力红色生物,经常只用一个海岛就可以击毙我们,这使得《花之毯》的地位大幅度降低了。《夏色帘幕》(绿波)也曾经是薪传赛制非常耀眼的强力银牌,不过同样地,随着环境的更迭(弃牌效应的大幅度减少和《躁乱风暴》的使用量降低),笔者感觉绿波在环境中的强度也越来越低了。《突发衰败》是扎实稳定,不可被反击的去除,它最大的缺点是要求两点费用,这对于法术力资源相对吃紧的我们来说格外关键。

如果选择备牌混色的话,“混红还是混绿?”总是需要纠结的话题(当然了,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选手也尝试过十分贪婪的四色构筑)。对于现在的环境来说,由于《花之毯》和《夏色帘幕》的强度下降,笔者更加喜欢混红的备牌,混合投入3张红波(由于我们基本上没有空放咒语的需求,可以选用2张不吃《方向错误》并且扰咒顺位相对低的《红元素冲击波》和1张《爆焰冲击波》)。虽然现在我们更倾向于混红,但可以很容易地预见到随着环境继续变化,我们对混色的取舍也会随之改变。

备牌的其他位置具备很高的自由度,并且即使只改变1张单卡的取舍,也会带来很大的不同——因为我们在备牌局总是有机会用《末日》去将即使只有1张的备牌检索出来。这部分备牌应该根据自身的操作习惯、对环境的判断等因素综合研究决定。比如第2张《塔萨的先知》、《作呕》、《点破咒语》、《躁乱风暴》、《渡亡仙灵》……我们需要综合各种因素,才能自信地决定出备牌工具箱最后几张的具体构成。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末日】长久以来在备牌带有复数张《阻御网》作为面对掘密师套牌的备牌方案。不过在MH2发售之后,由于【掘密师】节奏的加快和勒格文带来的珍宝token,普遍认为用《阻御网》与掘密师作战的备牌计划已经不再奏效,因此《阻御网》也基本被放弃投入备牌。

讲到这里,我们已经构筑出了一套75张【末日】套牌。笔者在这里列出自己最近在打,并且卷过牌店30人周赛的构筑(基本近似于kai sawatari最近在MO比赛中数次取得好成绩的牌表)作为上篇的结尾,谨供读者参考。在下篇中,我们将会进入正题,介绍如何施放我们套牌的名字:《末日》。

 

 

 

打赏文章
全部评论 25条
按时间排序

还没有评论